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哲理散文秋季的文章

时间:2019-05-19 01:13:48  来源:劫翁  作者:星星
春季的文章 时间:2018-10-18 阅读:216 次

  篇一:春季
  秋,不是一天,而是一个时令能力走完的旅程。
  ————题记
  踏着昏黄的树叶,一步一步走进她的心里。拨开精明的绿叶,望着远方的太阳,心中摇荡着一只小船。捧起坚实的泥土,悄悄地嗅着秋的滋味。
  雨来了,来的那么乍然。她自在地舞动着,尽兴地摇摆着。她早先歌唱了,声响是那么动听,惊醒了熟睡了一整个夏天的万物。它们也跟着她一起舞动,一起歌唱。叶子跳着骄傲的芭蕾,徐徐地飘零,文雅地谢幕;鸟儿也举行了一场秋的演唱会,声响宏亮,翅膀摇晃着,勾勒出青春的曲线;花朵那颗亲切的心早已按耐不住,和着秋的小调,快乐地舞着。
  雨累了,便截止了舞动,阒然地走了。整座山也变得寂静了。我望着满地的落花残叶,不由地想起"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我的心田竟也泛起了一丝悲伤,刚刚还亲切四射,此刻却已走向另一个“天国”。此时的我的表情就和那时的林黛玉一样,于是我做了和她异样的决心————葬花。
  我不寒而栗的刨开湿软的土地,生拍危害了她。接着我又悄悄地把落花埋葬在泥土里。然后,我又把残叶铺盖在泥土上,不让花儿感到孤立。我默默地祝愿着,待了一小会儿,便悄悄地脱节了。
  秋,带来的是欢愉,是生机,是青春的骄傲;但她留下的却是埋葬不了的悲伤,淡淡的悲寂,青春的无法。
  也许,这便是秋的意义,青春的意义,夷愉中又混合着那股冲不淡的悲伤纪念。
  
  篇二:春季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
  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
  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孟浩然:《留别王维》
  伫立于窗前,秋阳鲜艳,昨日的葱郁碧绿,本日已是萧瑟满眼……
  看绿叶斑斑驳驳的决裂,心也随着寂寂茫然。阳光中相伴一季的叶子,能否也能依依惜别,能否也有明夏相约?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进入生命的春季,阅历经过了暴风骤雨的熬磨,阅历经过了寂寞白昼的考虑,生命的亮点在时间中逐渐晕散,颜色不再枯燥成一种昂然的绿色。秋意渐浓,寒霜无情的冷漠已经袭来,心在凋落前自问:那储藏在生命深处、从来支持着生命的希冀真情和付出真情的逸想还在吗?
  曾这样对自身说:能扼住命运咽喉的,是不灭的逸想。在声张的皮相后背,在一往直前的奋争中,心却永远是不寒而栗逸想着的。不寒而栗地呵护每一份来之不易的冲动,不寒而栗地看待每一位走近生命的人,不寒而栗地看待两颗彼此交会的心。(中国散文网- www.ssome sort )
  痴心肠以为,不寒而栗,是尊重伴侣也是尊重自身,是由于自身不只懂得友谊易碎,更懂得知己难求。逸想,为不寒而栗提供了无穷的空间,提供了不竭的气力。逸想,让生命中的每一份轻细衰弱的冲动都变得那么活络饱满;逸想,让我坦诚待人,不讲谋虑,不求报答;逸想,让我永远信托心底最确凿的冲动情怀,直至为一种感受而无怨无悔的付出……
  心无城府,朴拙以待,这是友情最原始的本来之意。人是有感情的初级植物,在彼此依赖性越来越强的社会生活中,人都在希冀友情,希冀获得伴侣的认可,希冀获得知己的相伴相随。但是,人是整个生灵中最富饶聪敏的,人的聪敏却成了人们最希冀获得的友情的“杀手”。人的聪敏会对别人付出的友情有意设置种种情感的界线、种种交往的攻击,无故猜度,歹意逸想,让友情葬身在人都有的聪敏中。
  友情,该当是人的生命中最爱惜的财富,由于它是真正属于心灵的财富。心灵上获得的东西是任何外力也剥夺不去的,可是,让它遗失的正是自身的心灵。在人生的岁月中,自以为获得了人生的“经验”,通常正是这些“经验”束厄局促了逸想的翅膀,给自身的心灵树起了城墙,将许多抵家的友谊拒之门外,将自身永远套在自身计划的套子里。这些,都是人的心灵在捣鬼,正是自身的心灵将心灵深处最希冀的真挚友情扼杀了。
  站在生命的春季,精于计算的人,心灵上早已伤痕累累,正如这一片片斑驳的叶子,只能带着对这个世界的颓废和憎恨,灰心肠飘落入泥。
  默默地看着从树上飘然滑翔的一片片叶子。其实,秋天的落叶是坦荡的、是飘逸的、是无牵无念,这一份飘落向人们昭示了许多人所不具有的一些素养:无怨无悔的超然、潇洒、悠闲……
  面对友情,面对自身在心灵上设置的种种攻击,我想也许超越它的也唯有自身的心灵。是的,真正怀抱开朗的人,真正纯正的人,真正高尚的人,真正睿智的人,会在一季的付出后,尽兴拥抱这火红的春季的。由于他的心中不灭的如故还是那种不寒而栗的希冀和逸想,经过的整个风风雨雨,只会让这种希冀和逸想变得比夏日的绿色加倍浓郁、加倍醉人。
  当我想到友情的时辰,心底频频闪现的还是俞伯牙和钟子期,我联想着山野樵夫钟子期听到铮铮琴声、袅袅心曲的欣喜和心灵的相知;联想着俞伯牙获得知音时的兴奋和感激;联想着平地流水的那种尊贵、那种纯洁、那种崇高;也联想着俞伯牙祭台摔琴、痛别钟子期的怜惜和心碎:“摔破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怒气洋洋皆伴侣,欲觅知音难上难。”……
  怒气洋洋者众,无言长随者寡。
  春季的正阳时刻,如故炎热难耐,但是,心由于逸想而安定。于是,就想:不论是不是还能推行明夏的商定,天气转凉,喜好熬夜的你,想着给自身加件衣裳。

中国散文网首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