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许我良辰 时间:2016

时间:2019-04-04 02:48:57  来源:丁香花雨  作者:渔舟唱晚
美景如故,许我良辰 时刻:2016-03-04 阅读:2487 次
  打从襁褓,我便流落于烟花之地。
  泅浸在声色里,
  纤指微弄,便成翠云鬟;信手拈来,即是桃花妆。
  清酒不浓,几滴却醉倒楚楚衣冠化作沐猴而冠;
  巧笑软语,是穷酸书生买不起的迷药;
  千娇百媚,隆重的宦官卸掉公堂的凛然愿意绕指柔。
  
  豆蔻之我。
  胭红略施,青丝垂落竟可攫魂掠魄。
  工于琵琶,善弹古筝。
  
  奁月疏星,木樨清寒。
  我窥见一隅独酌的他,文质彬彬。
  注视着他的双眸道,明日我十六,小孩儿带我走。
  庞大的视力迎上我,沉吟道,好。
  
  收我为义女,赐名景辰。
  幽居山谷,我是他的药童。
  他总要我一身缟素,他却如故乌衣袅袅。
  自幼点绛唇梳晓鬟的我,很快便习得一手好字。
  采药,晒药,炼药,试药。
  我向来面色惨淡,他就通常炖当归喂我。
  大白我夜不能寐,辗转反侧,竟然做香囊给我。
  我们时而密切无他,
  彻夜教我楚辞,拂晓以玉带替我束发。
  时而又淡漠疏离,
  半月不归也未遗一词,(诗歌大全 www.sa new )
  当我笑脸盈盈时,却像陌路人般审读我。
  
  经年流转,辛夷醉洒闲花。
  我们像并排的两棵树,也不结成连理。
  
  那日,风紧云低,鸦雀逗留。
  亲身试药的他,最终毒发。
  一缕殷红滑下嘴角坠入衣间,恍若嗜血妖冶的美麻木了我的神经。
  他含着绝尘的笑,皓齿轻启,
  景辰,玉带是地图,走吧。误你年华,是我自利。
  清泪两行,冰凉的泪混杂着他的血,唇舌间惟有心死的滋味。
  喝下剩下的半盅药,我低喃,景辰会生死相随的。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中国散文网首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