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词鉴赏

关于 诗词鉴赏 纷乱的文章

时间:2019-04-22 00:10:03  来源:清心珠珠  作者:维尼蕾蕾
关于纷乱的文章 时间:2017-08-22 阅读:72 次

  篇一:纷乱的思绪在白昼里乱飘
  今夜中秋,家家团聚。我因值班单独勾留于阴郁的楼道,随时等候着上帝的到来。月亮也因憾事躲在云彩里,整个大楼像是掉进了寂静阴郁的深渊,连屋内的灯光也显得昏暗……能人是受苦的命,受苦人是挨骂的命。我石卧胆囊身体不适,却因人手不够络续事务。烦闷和愁苦禁止着——身累心更累。我的思绪在没有月亮的夜幕下,显得是如此的纷乱,庞杂。世人都觉得嫦娥悔恨偷食了灵药而奔月,夜夜对着碧海云天无穷寂寞悲凉,可我不这样以为,她住着富丽的广寒宫,有玉皇大帝罩着,吴刚心里想着,冷月和玉兔伴着。整日且歌且舞,闲情逸致,并尝试过凡间烟火,也深知人生多舛,有什么理由想往凡间。为了遣散孤单和烦闷,学起李白的浪漫,以茶代酒,独对明月: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疑惑饮,影徒随我身。
  我歌月勾留,我舞影错杂。
  想从诗人的灵感中求得慰籍和摆脱,乞求明月愿它温文的银辉洗刷我全数的烦愁,怜惜月通情达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苍天?我替沉默的上苍回复:
  月月有明月,年年有明月。
  明月何其多,担心何其多。
  独对云后的明月,心生凄惨,对亲人的担心在心房里滋长伸展,真是有种生者远死者别之感。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诗人亦哲亦诗的田产,加深了对父亲担心的空气。灵魂受不住担心的煎熬,挣脱身材,离开父亲坟前,望着山坡的杂草已被秋风褪去绿意,懊丧的在原野里收回吱吱的感慨,怆然落泪。悄悄推开坟门,焚烧已企图的长明之灯,双手将父亲冰冷的身子拥入怀中,默默倾吐七年来全数的丧事,静静和父亲共享移时,愿父亲没有挂念,平静的安息……
  锐利难听逆耳的汽车鸣笛声和吵闹声,把我从纷乱的思绪中惊醒。看见一人弯着腰嗟叹,被众人相扶着走进门厅,我利市拭去眼角的泪痕,迅速抛开一切邪念动手事务。
  忙完已至深夜,拖着疲乏的身子走进值班室,门厅光线从我身后趁机爬出去,我懒得开灯,望见窗帘垂下淡淡的影子孤单地躺在屋角,心里显得是如此贫乏。我带着满眼鬼魂似的影子上床,却无法合眼,无聊之际掀开手机,出现多条未读短信,从来都是同伙深深的祝愿。
  我的心绪有种莫大的慰劳,好似获得了交谊的激励,瞬时洗去了我孤单烦闷的心情。我忽地觉得我没有被孤单和烦闷吞噬,也没有被遗忘在阴郁的角落。不由得想起东坡的诗句:“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他虽说平生遭际倒霉,但这种生活态度是何等的旷达。我为本身因长久的穷困而怀恨感到忸怩,也许:我应当笑看人生。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篇二:踩一路荣华,叹纷乱红尘
  霁雨残虹,素月分辉洗尽铅华;阶花庭柳,华灯初上歌舞升平。东池宴酣,琼浆瓢泼琉璃盏,玉露滴响琥珀杯;西楼梦断,绛珠临风幺弦泣,仙芝叹月飞红乱。(中国散文网 www.sthe )
  巷陌人家,结灯张彩,一派盛景荣华;绣阁罗帏,枕单衾寒,一江春水消黯。半盏醪糟倾尽浮生,楼头残梦叹惋合欢。
  魂游西子断桥畔,残雪未消红药寒。紫骝认得旧游处,丹青犹将翠帘染。莺啼柳浪,蝶绕菡萏,瑶草探波,紫薇露蘸。丝竹悠悠幽篁里,青烟袅袅白云间。砚澹香泽,墨涵青山,赋暖风情,诗牵月意。邀花品茗,把盏贪欢。
  扬鞭绝尘素弦断,神京路迢余音散。画阁轻抛,珠帘微卷,玉笏加身,冷月泣魂。章台系马邀酒浓,梨花千转痛心瓣。
  楼月帘星,袂风襟霜,铜钟击渚,银钩带湖。更深人静残灯灭,浊酒未到寒泪凝。烟花易冷,人事易分,情字何解,芳尘滚滚。断章难续,笔落伤身,有关风月,玉尘昏昏。
  钗横鬓乱,脂殒魂销。哀筝一弄,潇湘纷扰。年华玉足,轻踩前尘质朴路;岁月刻刀,暗淬万里相思毒。
  泪兮,一润红尘叹今生。
  浊兮,半纸??枯竭望边城。
  忆兮,玉魄飞来扶疏影。
  残兮,成圆成阙梦中人。
  
  篇三:雪花飘飘,纷乱缕缕春愁
  雨水节气刚过,一场大雪充实了北疆大地。雪花密集如雨,急赶忙忙突如其来,像似在赶末班急不可忍受地纷涌而至。一会儿就把春心涌动的大地,盖了个严实。雪花如抢滩的懦夫,前赴后继地蜂拥而来,在地上聚会成厚厚一层。刚刚复苏的大地,像似挨了当头一棒,昏昏沉沉地在雪中睡去了。孤零零的树木,在雪里瑟瑟哆嗦,像似怕冷的老人,慢慢伸直起身子。即刻,田野里变得死寂一片,像似一切都被这场大雪深埋了。
  我茫然地望着窗外,雪花飘飘,纷乱的春愁,如乱麻一样缠绕在心头。阴郁地天外,铅灰色的云雾,像压在心头石头,让人喘不过气来。我干脆掀开窗子,让雪花携着冷风飘出去,醒悟一下昏沉的大脑。雪花悄悄落满我的书桌,这些幼弱红色晶体,眨着猎奇眼光,像似一群喜欢的幼童,在桌上翻着跟头,反面出去的和桌上的推搡着,好玩极了。我静静玩赏赏识着,心绪慢慢舒展开来。
  想想,前几日,春风拂面,情思绵绵,让我听到了春天的足音。那颗期盼春天的心,让春风撩得心花怒放,宛若春天真的仍旧来了。每日闲步原野,和小鸟一起唱着春天的歌,与小草的芽头一起萌生着春天的理想,靠着老树安眠任思绪在树枝上摇荡。把生活中的琐碎、烦懑、嘈吵喧斗都扔到无影无踪。纵情沐浴阳光的暖和,让心身静静在春风的怀抱里,做一个长长的春天的梦。
  雪花犹如神兵突降,扼杀我春天的梦,缕缕春愁,如水般涌上心头。春天真是多灾多难啊!我望着窗外厚厚的积雪,为春天担心起来,这样,它何时才干回来啊!我知道,白雪是无辜的,跟在雪反面洋洋自大的残冬,才是真正的杀手。残冬自大洋洋似的在寒风里,遍地嚎叫着,驱逐雪花掩埋春天的影踪,寒风挥舞着雄伟的手臂逼着春天离去,直至退守到迢遥的南适才稳住阵脚。
  雪花飞舞,广袤的北疆大地银装素裹,宛若又回到了千里冰封的夏季。我忧心如焚,望着白茫茫的雪野发愣,同时为刚刚掩埋的春天懊丧。雪花在我周遭飘舞着,像似为我的春天来送葬的,凄凄婉婉地不舍离去。后面,几个孩子在打雪仗,雪团在他们之间飞来飞去,他们满身沾满雪,满脸彤红,喜笑颜开,欢笑声不绝于耳。我也抓起一把雪,出现雪仍旧失去冬日的冰冷,变得暖融融的。我忽地分明了,这结局是春天的雪了。
  是啊!春天的脚步不可阻挠。任你残冬再折腾,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春天终究会来的。我忧虑的心,如春雪般熔解在春天的田野,坦荡地如平平展坦绿草地。雪花飘飘,纷乱的缕缕春愁,如覆盖在心头的浓雾,也随风散尽。
  我不由地喜欢起这纷繁扬扬的春雪了。
  
  篇四:思绪纷乱的天外
  朝晨,自始自终的起床、洗漱、下班。
  揉迷恋糊的眼睛,心神恍惚的随着记忆的脚步离开下班的地点,自始自终的交接班,在去看一眼美女,然后装腔作势的在这个小型的停车场有些有力的迈着脚步来回走上几圈,末了坐在椅子上,毫无发火的伸了伸懒腰,打个哈欠。
  我只是这座都会里做一个不会被人留意的保安,很紧张但是也很无聊的职业,每天八个小时的下班时间,现实下班却不到一半的时间,空隙的时间其实多的无聊,于是望洋兴叹的随着思绪逛街。
  本日有时昂首看到了天外,突然认识到本身好像迂久未这样瞧过天外了,也迂久未瞧见过这样的天外了,一时间忽地觉得眼睛有些亮了,心神轻轻的鬼使神差了。
  天外很蓝,晨起的阳光让这片蓝色的缎带泛起几许红色,那样的洁净天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远处慢慢的飘来了几朵似点心的白云,眼神立刻被吸收了过去,不由想到,我早上没吃早餐的。
  云朵明净如新娘的婚纱,让我无可救药的想起了一个女孩子,我赶忙低下头,试图转移一下留意力,好让本身能心里难受一点,赶走失去。
  等再次昂首的时间,蓝色仍旧不再一马平地,云朵被风驱逐到了这方天外,粉饰了大片的湛蓝。无聊的安适总是轻易勾起人的回顾,震动心底的无法。
  就这样一会莫名咧开嘴笑起来,一会却闭上嘴,眼睛轻轻睁大,神情漠然的将忧虑湮灭了双眸,然后没有焦距的凝视着前线,慢慢的淡化这份没由来的伤怀。
  不愿想起的感想仍旧被慢慢遗忘,想要获得的感想也随着时间被磨灭,一路走来,那么多的无法将心中几多希望一个一个的忘怀,几多次想,让我带着此刻的记忆回到以前,那我的人生就能变的不如本日这般无所作为。
  以前畏缩异日,现在畏缩过去,以前想获得的,也成了现在憎恶的,以前钦慕的,也成了被恣意抛弃的不关连。
  我觉得本身仍旧变了,过去的每一份每一秒都感想阴郁覆盖着我生活的这方天地,现在觉得是我本身将阴郁拘禁在心底,我很想让这些阴郁熔解我,少一些所谓人道,就能少一丝痛感。
  挑选总是很难的,即使认定了那个方向,也无法肯定能否准确,劈面对以前那么谙习在乎的面孔,我真的能做到毫无意绪震荡、泯灭开初那份情的执念吗?答案我不肯定。
  我只想让本身开心一点,对什么事情,都看的淡一点,想的也少一点,不想给本身那么多生理压力,这样的我,却也不是我喜欢的,但是是我最必需挑选的。
  有些人可能始终无法遗忘,有些事可能始终无法宽心,但是有些人可能无情一次,有些事可能不在乎一次,等过去的过去了,再回头对他们伸出手,也只是把以前他们给本身的苦楚异样的给了他们,如此抓紧本身的心态,脚步才干轻盈。
  不能遗忘的就让我决绝无情一次,以前的牵绊就让我不论不顾一次,不论往后对与不对,只由于没有懊恼的理由。
  真的没有。

中国散文网首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