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词鉴赏

诗词鉴赏,重返南河交会——山西铁建·故地重游

时间:2019-04-14 15:03:18  来源:醒目  作者:王保龄

重返南河交会

——山西铁建·故地重游

1970年5月7日—12月15日,是我们在山西繁峙构筑京原铁路渡过的岁月。弹指一挥间,四十年过去。2010年5月7日、8月23、24日,我重返当年所住的村子——南河交会,重访那一片蓝天、那一道山脉、那一片谷地、那一条河流、那一座狼烟台、更有那一条难忘的铁路线,去找寻当年的艰难生活,当年的施工劳动,特别是当年的心灵世界。这一切,业已远逝,恍若隔世,我以至感到恍惚,本身曾经有过这样的体验,过去曾经有过这样的时期?

京原线京原线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构筑的一条战备铁路,是那时的“三线”建立工程,代号3201。这条铁路北京起始,经河北西部,穿越太行山进入山西,沿滹沱河谷地至原平,与同蒲铁路相接。全长418公里。1965年兴工,1971年告终通车。我们山西铁路建立兵团太原民兵师,构筑的是山西繁峙境内的一段铁路。太原民兵师,共三个团,由太原市8000余名学问青年组成,师团连级引导由太原警备区、公检法和政府部门的群众担任。我的连队是一团十二连。京原线完工后,太原民兵师回太原稍作休整,于1971年过年后转战古交,1972年九月完成任务后建制撤销,全部铁建兵士分配了办事。

在京原线之前,北京到太原的铁路,最便当的惟有经石家庄至太原的线路。这条线路要经京广线,从战备的角度看,显然不够平和。京原线全线都在山区,完全适宜战备的哀求。1971年建成后的三十余年,固然没有打仗,但京原线在山西的经济建立中,却施展阐发着重要的作用,它既是北京至太原的铁路交通支线,也是晋煤外运的要紧支线。由此可见,三线建立不但适宜当年的战备须要,也为腹地经济建立做出了明显的功绩,为今后的经济进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现在提出的东中西部区域经济进展战略,与当年的三线建立可谓殊途同归。

繁峙地处晋北高原,北西北三面皆山,惟西南启齿。北为五岳之一北岳恒山山脉,山岭舒缓,内长城如一条盘龙弯曲其上;南为四大佛山之首五台山脉,山峰高峻,最岑岭3058米,有“华北屋脊”之称。两山由西南向西南倾斜,在东面相连于泰戏山,海河水系的滹沱河发源于此。两山之间的滹沱河谷地,宽不过十余公里,长四十余公里,海拔千米左右,属于忻定盆地的西南边缘。滹沱河谷地,西有雁门关,东有平型关,均为内长城的两个重要隘口,是据守晋北的自然屏障。由西向东漫衍着繁峙县城、砂河镇、大营镇三座古镇。恒山、滹沱河、五台山,平行相伴,表里山河,实乃自然造化;滹沱河、京原线、108国道,同向而行,同为经济大动脉。( 文章阅读网:www.sbe moreing )

恒山山脉和五台山脉之间,纵向阻隔着长长的防风林带,像一条条绿色的臂膀把两山相连;恒山山脉上十余座狼烟台,傲然屹立,鞭长莫及,护佑着滹沱河谷;滹沱河两岸树林疏落,河流慢慢西去;薄暮时分,朝霞满天,七彩纷呈,令人心醉。我曾指着《黎民画报》上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朝霞剧照,对同砚说,我们那里的朝霞就这么美,他们有些不信,还能比画更美?这里自古就是古战场,千年前的满门忠烈杨家将,七十年前的平型关大捷都发生在这一带。这里的自然地舆、人文历史,令人心生敬意。假使如此,刚来时,因思想和生活上诸多的不适应,这里总给人以偏僻凄凉之感。自后慢慢适应了,我垂垂觉得这里的自然风采、人文景观和战备工程——京原线,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有着某种配合的内质,于是情绪点火,写了一篇满怀豪情的散文。至今我都把这篇不长的文章,当作我文学门路上的开山之作,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在那时的国际形势下,毛主席指示“三线建立要抓紧”、“三线建立要抢在战争后面”,因而战备工程都是在“争时间、抢速度”地举办。那是一个崇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心灵的年代,是“反动加拼命,拼命干反动”的年代。繁峙气候枯燥、多风沙,素有“天下十三省,大营总风筒”之说,我们每天施工时间多在十个小时以上;那又是一个物资充裕的年代,在施工最严重繁重的工夫,我们的粮食定量由54斤降到了45斤,每每饿着肚子干活。要紧食物是当地的“红面”(高粱面),即不好吃又难消化。生活环境之艰难,劳动强度之大非现在的年老人可能联想。那段岁月,真有一种洗心革面的感受。正像兵团引导所讲:“8000多名学生在较短的时间内,闯过了思想关、生活关、劳动关,体验岁月风雨的洗礼和艰巨劳动的磨炼,为“三线”铁路建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这大致是对那段岁月所做出的最贴切最客观最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评价了。

四十年的怀念繁峙铁建的体验,固然惟有大半年的时间,但对本身来说却是铭肌镂骨,终身难忘。大致由于这是本身从学校走向社会的第一步,是本身人生的第一个办事,这样的办事又发生在那样的一个年代。在今后的四十年里,本身在人生的旅途上忙于生计、忙于办事、忙于家庭……奔忙不停,得空顾及逝去的路,铁建的回想往往是一闪而过。屡次坐火车去北京,走的都是京原线。每当火车隆隆行驶在繁峙的土地上,铁建的生活总要浮现进去,令人心生波涛,五味杂陈。怅然的是,无论往还,过繁峙都是在深夜,大多情况下,我睁大了双眼也只能看到窗外夜色茫茫,寻觅不到当年的印象,空留些许无法;月光好的工夫,能看到两边的五台山脉和恒山山脉,模含糊糊、绵亘不绝。遐想当年,明月当空,我坐在老乡家院子里,看到的也是这个景象,凭添万分慨叹。

终于离开了车水马龙的奔忙之路,心灵回归宁静。我着手怀念起过去的日子。我垂垂悟道,那辽远的日子里可能存在着许多人生的哲理和价值,值得你去考虑、去搜索、去挖掘,那里能否存在着人生的“宝藏”?于是,我着手了我的怀旧之旅,走进了我过去的生活——无论它离现在有多麽辽远,能否随着韶光消逝还是被历史尘埋。

南河交会现在是什么样子,大营呢,小柏峪呢,曾经熟识熟练其它处所呢?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我在电脑上运用谷歌地球软件,先从地下俯瞰那片土地。发动软件后,我的视点快捷由距地1万公里的地外空间向蓝色的星球飞去,大地迎面扑来,视点擦过了别的国度、别的省、别的区域,在距地200公里时,恒山山脉、五台山脉、忻定盆地明晰地展现在视野里,黑色的京原线刺眼地标志在滹沱河谷地上。平地丘陵的走势如同枝叶头绪,山谷沟壑的沟沿好象九曲回肠,田野象有数个条格拼接起来的巨幅织锦,村庄鳞次栉比。

距地20公里时,砂河、大营、南河交会、北河交会、马庄、小柏峪这一片土地显现在面前,顿生亲切之感。这是一片多么熟识熟练的土地啊,我们在这里战风沙、斗炎夏,洒下了几多汗水,渡过了几多日日夜夜!

距地1。5公里时,可能清楚地观看南河交会了:房屋、街巷、乡道,念念不忘,还有与它隔滹沱河相望的北河交会,也异样明晰可辨。令我惊异的是,南河交会以及北河交会这两个村子似乎没有多大变化,不但地形地貌没变,就是村子样子、格式、街巷、乡道、乃至房屋似乎还都是当年的样子,四十年过去了,竟依然如此,真让人不可思议。事后也转为欣喜,本身不就是想看到当年的景象吗?原貌存在得越多越好,怀旧价值当然就越大。卫星图大致拍于夏季前后,田野暴露,一片土黄色,像做了仿旧管制,更填补了岁月的沧桑。

卫星图象微距摄影一样微小可辨、真实富厚,使我对这一片土地认识的越发深刻,重返这一片土地的念头越发强烈。

引言:2010年5月7日本日,是铁建四十周年龄念日。四十年前的本日,我们太原民兵师乘坐一百多辆大卡车声威赫赫地离开太原开赴繁峙。四十年后的本日,我随五连的李益荣、康学毅等铁建战友乘坐大巴车重返繁峙。这次的路线是先间接去繁峙东面的平型关,再从平型关折返大营左近那时连队的驻地,五连的东山泉、十二连的南河交会和十连的砂河林场,当晚住砂河。

平型关平型关,位于繁峙与灵丘两县交壤处,北连恒山山脉,南接五台山脉,向为晋西南交通要冲,是山西与京冀相通的古驿道。因其地势险要,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更因抗战时期的平型关大捷而久负盛名。

1937年“七七”变乱今后,日本侵华战争周密着手。在中华民族的危急关头,国共两党挽手合营配合抗日。共产党引导的红军于1937年8月改编为八路军,115师同月即开赴山西抗日前哨。9月中旬,日军迫临晋西南内长城。为压制禁锢日军赓续南下,第二战区主力在平型关至雁门关一线设防。9月25日,115师配合反面守军,在平型关东侧设伏,一举消逝军坂垣师团第21旅团后续部队和辎重部队1000余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平型关大捷,震动了朝野,在国际上出现了很大影响。它不但是八路军发兵抗日的首战大捷,也是七七变乱以来,中国军队的第一个大得胜。粉碎了日军“不可克服”的神话,激发了全国黎民对峙抗战的斗志。这就是平型关大捷的重要意义。

开初我们离开繁峙,知道了这里的四处名胜奇迹:五台山,恒山,雁门关,平型关。两山两关,它们的不同文明内在,都令我神往。但那时外出靠的是两条腿,时间是用步行计算的。因而,除了平型关最近外,其他都是可望不可及了。更何况平型关在我们的心目中,有着强烈的瞻仰之情,因而平型关就成了不二之选。

1970年8月的一个星期天,连里十二人相约组成了一支小分队开赴平型关。有我、刘仰先、朱英、邓福新、赵健群、江尧、徐仁义、路人、刘清俊、杨循进、蔡林。我们早上七点二十分隔赴,先到108国道上截车,未果。于是下定决心,迈开双脚,着手了我们的朝圣之旅。去的工夫很紧张,玩着聊着观赏着周边的风景,遇到老乡问问路,调整一下行军方向。一路上神情飞扬,脚底生风,不觉路远与疲劳,比起施工劳动来说,这当然是一种休闲文娱了。

进入山区,沟壑纵横,山谷幽静,一条山路弯曲通过。平型关关城虎踞岭上,虽经风摧雨打,英姿依在,高大的拱门门额上镌刻着三个大字:“平型關”,字体雄健淳厚,让人顿生思古之幽情。略作逗留后,赓续前行,去当年的战场。平型关伏击战发生在平型关东面大约5公里处。到了这里,看到了当年林彪的师指挥所和平型关战役指挥所,都立有石碑。在主战场的老爷庙梁上,山下是大片坡地,这里曾经发生过热烈战役。我把面前的画面与曾经看到的一幅战场照片相印照,努力联想着当年热烈的厮杀颜面。当年的荒坡现在已然是成片的梯田了。老爷庙还在,听说是束缚后重修的。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坐落在老爷庙梁上,一条小道由山脚直通而上,远望很宏伟。纪念馆主体刚刚建好,中央高两翼低,大玻璃窗,很是气派。一些束缚军兵士和工人正劳碌着,是63军和省建六公司担当施工。我们证明了铁建身份,得以进去瞻仰,但不让照相。展室青砖铺地,白石灰墙面,展品还没布置好。墙上挂着文字、图表和照片的展板,地上散放着一些八路军的大刀、日本鬼子的破钢盔。在这里我偷拍了一张照片,我蹲在八路军战场杀敌的油画前,手持八路军的大刀,脚前放着鬼子的钢盔,还把有弹孔的一面朝外,体会了打鬼子的感受。

由于工夫一经不早,来不及再看其他几处战场。在省建六公司的食堂吃了饭,伙食比我们好多了,让人恋慕。饭后踏上归程,一经下午七点二十,还没出山天就黑了,于是着手了夜行军。薄弱的月光映照着峡谷,在弯曲宛延复杂的山路上,我们十二人排成一行前行,时而越岭,时而涉谷。大师心灵振奋,豪情满度量,高唱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我们都是飞行军”……,颇有游击队夜袭鬼子炮楼的豪杰风致。行进中还时时报数,以防人员走散。深夜在大山里,还是有些恐慌感的,尤其是走在末了的一私人,面前只剩下空寂的夜幕,想想就会头皮发麻。终于出了山,走到了平地,就紧张了许多。我们迫切地往回赶。有一段时间,都默不作声,只听见刷刷地脚步声。自后困倦袭来,腿也变得繁重了起来,只剩下无法的对峙了。接着又迷了路,大师七言八语,专制决策、竟摸到了滹沱河边。又找到桥,过了桥,就离南河交会不远了。回到村里已是第二天破晓三点二十分。原估计最晚夜里十一二点就能回来,没有想到实在走了一今夜。此行共用了二十个小时。现在我用搜狗地图测了一下距离,南河交会距平型关近30公里,加上山路的宛延复杂和夜里迷路,往还共走了一百多里路,且大局限是山里的夜路。

回到屋里疲劳至极,倒头便睡。似乎没多久就响起了起床号,原想硬撑着上工,这样可能没耽延上工而少挨指摘抉剔,却实在爬不起来了,恍恍惚惚和同屋的人说了一句就闷头大睡。自后听说早点名时指导员让去平型关的人出队,结果只站进去几人。我们没有起来的人反倒躲过了在全连面前挨批的难受。上午我也没收工,下午才上工地。自后连里也没再指摘抉剔,大致是这里有几个班排长,再则人都平和前往了,只让在班里做了搜检。有些人有主张,是没有叫上他们一块儿去。此行十分雀跃,尤其这一夜的急行军,让人终身难忘。在今后的人生旅途中,再也没有遇上如此豪迈而又浪漫的夜晚了。

这次随五连再来平型关,就大不相同了。我们乘坐大巴车直抵平型关大捷纪念馆,全然没有了当年跋涉的艰难。纪念馆前的高台阶下宽阔的广场、八路军参战要紧将领塑像以及题词碑显然是新建成的,但攀上高台阶,面前的纪念馆却有何曾相识之感,整体建筑反面还是当年的摸样,为中央高两边低的对称建筑,只是外墙贴了红红色的瓷砖,靓丽了许多。主体是五开间的两层,一层为大厅;背面及两翼为一层展厅。大理石空中,展厅越发精致精密,展览方式也更今世化了。四十年前我在这里照相用过大刀和钢盔依然健在,只是安放在了玻璃框中,打上了射灯,真真成了历史文物了。想想也是,那时离平型关战役才三十三年,而今再来已是七十三年了。

也是由于时间相干,我们没能详尽观看,照了一些照片后就急急离去了。纪念馆对面的山梁上的桃花怒放,一簇簇白里透红的桃花散布在黄褐色的土坡上,带着无穷的春意。汽车行驶在路上,我在想,今后还会有几多人,能象我们当年那样,怀着非常瞻仰的样子,翻山越岭,来这里凭吊当年的抗日战场,缅怀先烈的豪杰事迹呢?时隔四十年的那次平型关之行,也一样成了历史痕迹吧。这次重返南河交会,先拜谒平型关大捷纪念地,倒彰显了当年的时期特色,更赋予了此行的时期意义。

南河交会(一)南河交会距西面的大营约三公里,座落在滹沱河南坡。村庄绿树遮荫,村北滹沱河由东向西流过。北河交会在滹沱河北坡,绿树缠绕,村后山上有一座狼烟台,远处是连绵的恒山山脉。两村格式相似,宛如一对亲姐妹,一派清静悠远的塞内景色。因京原线紧靠南河交会村南,我们全连驻扎在该村。

我们从五连的驻地东山泉到南河交会时,已是薄暮时分了。从108国道上去,沿069乡道穿过铁路涵洞就到了村口。这条069乡道连接着南北河交会两村。村口路东是新盖的几排大瓦房,路西是一些老房子,能看出是当年的摸样:三开间坡顶瓦房,砖土混合墙体,围一个夯土墙的小院。院院相连成排,胡衕横竖分隔,变成村子的格式。

村口有几私人聚在沿途。我问一个年龄稍长的男人,说起当年修铁路的事他居然记得,这让我十分雀跃,他姓赵,很热情地领我去看老房子。走进了胡衕,目生又熟识熟练的景象扑面而来:宛延复杂的窄巷,夯土墙的小院,三开间的瓦房,木格门窗,院子里的雅致茅坑,完全是当年的老面孔。看着这些老房子,心里压迫不住阵阵激动。但没有找到本身当年住过的房子,也没能刺探到房东,房东是孤儿寡母,本本分分,儿子年龄和我们相仿。说起当年的伙房,老赵领我去了那里,只看到一个院子,两间老屋,样貌皆非。村里根基还是老样子,旧房为主,间或有一些翻盖的新房。这些老房陈腐斑驳,院里杂草丛生,胡衕土墙剥落。四十年了,如同韶光停滞,让人不得其解,真是和谷歌地球上看到的相同,只不过设身处地,一切都生动新鲜了。

由于还要去十连,只能草草转转就急急离开。但离开了当年的村子,见到老房、旧院、胡衕依然还在,样子还是激动不已,久久不能平静。固然“归来老房皆如故,相逢何必曾相识”,但没有见到住过的老房子和房东,总留下些许缺憾。

当然,此行不能定心,我和五连的战友说,我还要再来。

引言:2010年8月23日三个月后的本日,在妻子的陪伴下,我在太原坐上了开往繁峙的火车,再走京原线,重返南河交会。几天的连阴雨,总算晴了。秋日朗朗,天高气爽。乘客多是那一带的人,一路上聊着天,颇有回乡的感受。火车驶离原平后,转向西南进入滹沱河谷地,恒山山脉和五台山脉夹道相迎。恒山山脉面阳,黄褐色的山体层次明晰;五台山脉向阳,黛青色的山体显得昏黄。远近的田野、村庄、树林念念不忘。走了几多次京原线,坐在火车上看到这幅景象还是第一次。这就是我当年生活劳动过的处所,这条铁路就是我修的,当我向周边的旅客说起时,毫不遮掩遮挡掩瞒本身的信誉感。

砂河火车午时抵达砂河。砂河,滹沱河谷地的一个重镇,它距西面的繁峙县城近30公里,距东面的大营近20公里。砂河有一条通往五台山台怀镇的公路,是五台山的北口,北京、内蒙方向来的游客可能由这里进山。砂河站现改名五台山站,名字洪亮了,进步了着名度。

砂河那时是二团团部驻地。因相隔较远,我们来的对比少。记得我们来砂河中学打过篮球,学校宛若就在路边,一个院子里两列并排的坡顶瓦房。那时砂河很小,当前的城镇棋盘格式,几纵几横,宽街小道,典型的现在城镇形式,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摸样。

我们住在砂河,当地的小侯受朋侪之托接待我们。

南河交会(二)午休后小侯开车陪我们去南河交会。走108国道一路往东,车行大约十几公里后向北拐入069乡道,走岔了路,离开铁路旁的一片小树林里。这里的景象很熟识熟练,当年施工的环境就是这样,各处都有小树林,空中是一层薄壳的沙砾,现在还是如此。路基旁的取土坑模糊可见,只是长满青草,不那么鲜明了。

进村后我们直奔老房子一带寻旧。这次时间绝对阔气些,对比安定,想尽量把老房子都看到,看的详尽一些。我们在街巷里转来转去,只消院门不锁和没有狗的院子尽量进去。不少旧院老屋空无一人,有的是下地去了,有的就没人住。小侯说,现在村里许多老屋已不住人,房要紧么盖了新房要么搬到砂河、繁峙去住,空房子以至要雇人栖身。老房子留着是由于占着宅基地。向来如此。

转到后街,看到村西巷口有些人围坐在那里,揣摸是本村人,这正是了解情况的好机缘。近前一看,大都是中老年人。一提当年修铁路的事,不少人都记得,一下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他们掀开了记忆的闸门,七言八语地说了起来。我让他们看了当年的照片。其中一个年长者,也姓赵(向来这个村子大局限姓赵),说本身那时是村里的会计,就担当和连里打交道,情况最为熟识熟练,还随口说出了连里乔尚文、王若凡的名字和一些事情,自后分配到什么处所,直让我受惊他的记忆力。早听说会计都是村里的能人,真是不假。当我刺探房东的情况时,在场的人想了半天却对不上号了。

我请老会计领我去看看老处所,问起连部,他说那个房子一经拆了。说到伙房,他也说还在,马上带我们去看,也是一个夯土墙院子,一排三开间瓦房,但不是上次来的那个处所。不知事实是哪个,须要考古了。

在院子里与房仆人交谈时,老会计蹲在地上掏出烟袋锅抽起了旱烟。我定睛一看,这不是当年的“一口香”吗?我从老会计手里接过去仔细打量,正是那个“一口香”:烟杆是羊的小腿骨,烟嘴是一截细钢管,烟锅是小口径子弹壳,壳底朝上,冲一个凹口。烟杆儿上挂着一个小羊皮烟袋,内中放着当地产的烟丝。烟锅很小,只能按上一点烟丝,用火绳点着,嘬一口就没了,就这样放一点嘬一口,如此屡次,所以叫“一口香”。看着十分困苦,但要得就是这个“劲儿”,男人们没事蹲在一堆儿,滋滋有味的品着“一口香”,诲人不倦。用现在的话说,那叫一个田产。我们那时觉着好玩,也尝试过,凿凿有点意义,但谁也没有那个耐性对峙下去。真没想到了几十年之后村里人还在抽“一口香”,都可能入选为精神文明遗产了,独一不同的是点火改用打火机了,可见保守之深厚。

我们又离开村北口。一出村口,面前恍然大悟。在这片开阔的谷地上,漫坡下该当是滹沱河流过;河对岸的北河交会掩映在绿树中,后山的狼烟台背衬着绵亘的恒山山脉,傲然屹立,雄视河谷;群山上白云舒卷,更显天地寥廓。这是一幅多么熟识熟练的山水村居图,经过四十年岁月的洗礼,我齰舌这幅山水村居图荡然无存,依然这么自然秀美。我觉得,这幅山水村居图已成为此地的典范画卷。村北这一带是我当年最快乐喜爱的处所。它的开阔、悠远、静谧,深深地吸收着我。我当过几天司号员,清晨早早离开这里,清风拂面,一片宁静,看西方之既白。空隙时,我总爱一私人来河岸的小树林里,我躺在草地上,树影婆娑,四野深重,心田也感到异常安静。在这里,我叹天地的高远空旷,我叹心灵的清亮空明。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自在自在,无羁无绊的感受情不自禁,如古人云:“日月为扃牖,八荒为庭衢,幕天席地,纵意所如”。

有几张树林中的照片就是在这里拍的,现在这里树林没有了,都变成了庄稼地。村口有一座石桥,当年是石拱桥,颇有造型,我们也在这里照过不少像,现在改成了石板桥。我站在坡上,看不到滹沱河,上次来时听说一经没有水了,问老会计,他说还有。我兴奋地向坡下走去,近前一看,果真一条小河流淌着,在青草地上冲刷出一条弯曲的河沟,两米多宽。河水流经069乡道时,在路面散开后水就很浅了,要踩着石头过河,过去也是如此。乍然我出现了思疑,这就是滹沱河吗?我记妥贴年在小树林那边看到的滹沱河有几十米宽。记忆有些恍惚了。这个貌不起眼的小河,却是一条外流河,它流经山西、河北,过天津入渤海,是海河水系的源头之一。天津人视海河为“母亲河”,在这条母亲河里,就流淌着滹沱河水。滹沱河不但教养了山西的黎民,也以她宽广的度量,教养着河北、天津的黎民。

忽地,我有些恍惚,是这条河把我送到了天津吗?四十年前的相遇,必定了缘分,一切都在冥冥之中?

前往村里,老会计又带我们去瞻仰新建的村庙。村庙位于村东边,高墙大院。从院子西北角的门楼进去,院子正北,一座建在高台基上的五开间大殿神情奕奕,这是“隆庆寺关帝殿”。我登台阶进大殿,请了香,拜了关公。我虔敬地祈福关老爷保佑这个村的村民,也保佑我们这些在这里生活过的铁建人。大殿对面是一座小戏台,名为“吉旺舞台”。可能想见在喜庆的日子里全村男女老少聚集这里,与关公沿途看戏的吵闹颜面。据小侯说,繁峙历来有五台山僧人后院之说,因而村村盖庙,供奉何路神仙倒没有肯定之规。院中一棵大树系了不少红布条,老会计说这是一棵老树,我们在时就有了,我倒记不得了。

从村庙进去,我们去老会计家,想为再来时找个住的处所。他家在老房子这一带,新建的砖瓦房和砖砌墙。我又趁便拍了些老房子的照片,不想就是这任意一拍,就拍到了我当年住过的房子,那时却浑然不觉。实乃天意啊!

离开村子,车行在路上已近薄暮。滹沱河谷美丽的朝霞展现在天际中,不是火烧云般的红霞,只是在天尽头暴露几抹红云,满天则是青蓝色彩的霞云,浓厚淡青变化万端,象巨幅的泼墨大写意。青云霞光,漫山遍野,让人倍感天地之艰深莫测。

引言:2010年8月24日蓝天白云,阳晴朗媚,天公作美。我预备再去南河交会,好好看看村边我连修的那一段铁路。再在村里转转,好反感受一下。另外,爬狼烟台,登高望远,一览滹沱河谷地的全貌,当年我们在山上拍过怪石沟壑;然后再去大营、马庄、小柏峪。

小栢峪我们先到小柏峪。小柏峪位于五台山脉北麓,半山村,多梯田,距离南河交会南大约六公里。我们驱车从108国道下往来南,沿乡道一路上坡进到村里。小柏峪村是个大村,清一色的石垒院墙和青红砖大瓦房,村子的格式似乎没变,地势高是当年要紧的印象。村西边有一道峡谷,一条小河从峡谷里流出,谷口河滩开阔,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这些石头是随山洪裹挟上去,经年累月堆积而成。这道峡谷,是五台山脉北麓通向五台山腹地较大的一道峡谷。

那年九月的一天,我们连来这里捡工程用石。大山迫在眉睫,仰面渴念,巍峨雄壮。那是一个阴天,下午天越发阴沉,山间雾气横陈,遮住了山峰。乍然,耳边响起一种稀奇的声响,似森林里的树叶哗哗作响,又似江河波涛相激。过了约数十秒,风平浪静,从山上刮上去猛烈地山风,扑面而来。我们立即背转身子,仍感到强大推力推着我们向前跑,滚滚黄沙时时擦过我们身体向山下卷去。五台山就是这样不客气,头一次接触,就给了我们一个上马威。听当地人讲,山里很好玩,山势险峻,风景优美。山路的崖壁上有两个险峻的山洞,成群的野鸽子在洞口回旋。再往里走大约二十几里山路,翻过几座山,就是原始森林了,有老虎、豹子、蛇等深山老林中的仆人。这就是小柏峪使我们耽溺的处所。

几天后的周日,我和路人定夺在再去小柏峪。我们在大营了吃了午饭,买了野餐用的饼子罐头,又去马庄师部的小卖部买了日用品,然后从马庄沿山麓向西南直插小柏峪。我们走在山坡梯田的小路上,不时爬越沟壑。这是一片辽阔的梯田,从谷地纵向延迟到山脚,又向两边舒展开去。放眼望去,远处的恒山山脉、滹沱河谷都在脚下,铁路路基象一条细线在树林中时隐时现。走在梯田下面,好象有一种地球缩短了的奇妙感受,本身似乎变得伟岸起来。每每在这个工夫,头脑总是十分活泼,脑海里雷霆万钧,一下子想到很多很多。自后看卫星图,这块梯田果真是这一带山麓最大的梯田,面积好生了得。

我们穿过小柏峪村,从山口爬上山梁,着手向红崖进军。山倒不那么险峻,只是一个山包接一个山包,坡度很陡,只长草没有一棵树。爬过那么多山,第一次爬这样的山,真服了五台山。一会就看不到红崖了,被又一座又高又陡的山包遮住了,以至于一时辞别不出它的方位。真渴,山上又没有水。到了一个废弃的小山村,寥寥几间房,只剩下残垣断壁。实在爬不动了,我们就在废墟上吃野餐,找到一些醋溜溜,解了渴,然后冷馒头就冷罐头。左近有一些树,绿树荫荫,凉快恼人。下山的工夫,为了走近道,我们走山沟。山沟曲宛延复杂折,时宽时窄,两边崖壁高陡。落差也很大,每每要往下跳几米,倘使山洪冲上去,肯定是瀑布成叠,气势澎湃。出了山口,看见几峰骆驼,我们下去骑了骑,第一次骑骆驼,感受很新鲜。这次大致玩儿了玩儿,没有尽兴,定夺下星期日一大早进山,到车厂去,进森林里去。张虎他们去过了,还买回了蘑菇。

11月的一个周日。我、杨循进、赵建群、银重智、一行七人又向小柏峪进发。这次的方针是往峡谷里走,进深山,能走多远走多远。一经是冬天了,我们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袄棉裤,齐整划一,诟谇照片里很像军人。从小柏峪山口进山,峡谷中央是河滩,我们沿着西侧的一条土路往里走。走着走着,河滩东侧岔出一条山谷,正好能看到远处挺拔的红崖,山峰陡立、犬牙相制,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我们在这里拍了照片。赓续前行,看到路边的一条山沟竟解冻了冰瀑,大约高二三米,宽四五米,层层叠叠,玲珑精致。最下面是一个较大的冰台,我们坐在下面拍了一张团体象,颇有风味。

峡谷越走越窄,大约走了十几里路,走到了车厂。车厂是个小山村,建在河沟东侧的山坡上,狭而长。我们已饥肠辘辘,于是就像办事队下乡一样,找到村书记家吃饭。书记是个中年汉子,淳厚热情。但家里惟有山药蛋,我们一想,那就山药蛋蘸白糖吧。村长没听说过有这种吃法,说这两样相克,是要中毒的,让人感到山里人的闭塞。我们去小卖部买了白糖,蒸好了山药蛋,沾着白糖吃,这里的山药蛋好,又大又绵又香,很好吃,书记也吃了,算是开了眼界。这顿饭固然方便,但吃的很饱很安逸。

吃完午饭,我们顺着小路向山上爬去,一会儿就进了森林。这一带都是原始森林,我们踩着厚厚的树叶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树林越走越密,也变得阴暗起来。待我们又翻上一个山头时,只见面前山谷密密树林,幽静阴暗,心里感到一种恐惧。就在犹豫之时,谷底中乍然涌起大团白雾,垂垂腾升充盈了山谷,快捷地向我们涌来,我们瞬时就堕入大雾之中,令人十分恐慌。我大叫一声快跑,几私人立即转身连蹦带跳地往山下跑去,直跑到来时的山路上,才放下心来。从卫星图上看,那时我们所处的海拔一经过了1800米,比小柏峪高了四五百米,比南河交会高了六七百米,是那时我们所抵达的最高海拔了。这个情况很恐慌但也很安慰,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回来时我们在车厂买了蘑菇等土特产,背着小口袋走在山路上,一幅一无所获的景象。

现在的小柏峪山口,时时有矿石车进进出出,扬起阵阵烟尘。说是山里挖掘了铁矿,峡谷一下子变得吵闹起来,没有了旧日的深重。山里的原始森林们,你们安然乎?

马庄离开小柏峪,我们驱车去马庄。马庄位于大营西北不远,在108国门路南,靠近五台山麓。马庄在山坡上,村中街道都是石子路,那时是师部驻地,我只因买日用品来过一次。师部大都是太原警备区的现役军人,很有一种机关的的气氛。师部设在村中的庙里,庙前高台阶下是一个不大的空地,那次来时大树下停着两辆“六九”——当年部队常备的军用吉普。上了高台阶,进到院子里就是师部的办公地,小卖部位于院角一个偏房里。

前一天听老会计说原师部驻扎的那座庙已拆了,加上时间也较严重,就没有进村,只在村边只照了几张相,特别是远距离地照了山坡上那一片梯田,就去大营。

大营大营是繁峙最东面的一个大镇,也是离南河交会最近的镇,大约六公里远,那时是一团团部驻地。大营虽是一个大镇,但那时给我的印象却是房屋低矮灰暗,街道窄小逼仄,很有束缚前的感受。现在变化很大,五月来的那一次,感到除了那条镇里主干道还模糊是当年的格式外,其它已毫无迹象了。前些年从五台山上去去大同,过大营时就没有了几多熟识熟练的印象。现在的大营比砂河差些,但也在拓宽街道、铺柏油路面。尤其在大营临近的108国道上,两边都是汽车维修和饭店旅店的门面,从卫星图上都可能看见这些蜂拥在路边的街面店。那种或一层或二层平顶砖房,门面汇集,招牌复杂,在各地的公路边各处可见,成了富饶时期特质的一个景观。

印象很深的是大营饭馆。宛若内中还不算小,但光线黑暗,房梁暴露,木柱支顶。四方卓、长条凳,挤得满满当当。吃饭的人很多,多为铁建人,吵闹喧华,烟雾腾腾,活脱脱一个七十年代的龙门客栈。这个饭馆最闻名的是有一个漂亮的女供职员,瓜子脸,皮肤白净,秀气文静,让人有“天涯何处无芳草”之感。许多铁建人一到星期天就爱到大营吃饭,改善生活是二,一睹芳容是一。我还记得这样的场景:女供职员穿戴白大褂,在桌子间穿越往还,目不旁视,面无表情。围着方桌的人们,等饭的和吃饭的,都随着她的身影转动着脑袋,那时就觉得很搞笑的一个场景。自后想想也能清楚明了,地处偏僻山区,施工劳动繁重,生活艰难枯燥,纪律哀求严酷,惟有星期天赋属于本身,惟有星期天赋力抓紧本身,都是城里的年老人啊。这个在大堂里穿越往还的美丽男子,就像一只在蓝天翱翔的小白鸽,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景仰,也带走了我们夸姣的依附。这次我还刺探这个饭馆,说是早就拆了。真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如故笑春风”。

大营给我印象最深的该当是鞋底饼。当年大营的鞋底饼可真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了。鞋底饼是用当地产的胡麻油和的白面、包红糖馅烤进去的饼子,形如鞋底,故叫鞋底饼。记得刚来繁峙不久,老吃不饱,我就特别快乐喜爱找差事去大营,就为了买这个饼子吃,那时觉得很香很好吃,赛过任何初级点心。记的有一次,副连长让我蹬三轮去大营推销,回来后觉得饿了,正好炊事班又缺了什么,不好心思让我再去,其实正中我下怀,二话不说蹬上三轮就走,在那儿买了东西吃了饼子就跑了回来。副连长为我不辞辛劳大为打动,一个劲地夸我,自后听说竟想把我调到炊事班,那可是不消上工地的差事,但恰恰我不快乐喜爱做饭。那时五中的同砚张守中知道这件事的缘由,哈哈大笑不止。五月来大营时,看到四连的人买了一些鞋底饼带回太原。这次我刺探到卖鞋底饼的店铺,现在真是一家点心店了,面包、蛋糕都做,保守的鞋底饼也做。那时正在做一种圆圆的点心,店主说是月饼,很想买一点尝尝,但等不及了。现在再吃这个鞋底饼,觉得胡麻油滋味很重,还有一股哈喇味,发苦。不知是保守食品没能保存原汁原味,还是真成了“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故事了。

滹沱河经过大营。车过大营桥时,没能看到,只见河床上都是很高的青草,想必河水也不会很大了。

南河交会(三)离开大营,沿108国道往西,依然拐入069乡道。我们在村边的铁路旁下车。一辆拖沓机停在那里。下车后一私人迎了过去和我搭话,仔细一看竟是老赵,这么巧。他第一句话就是你的房东找到了。寡母一经牺牲了,儿子还在,他的老房子还在。我立刻大喜:房东和老房子恰在我不无缺憾的工夫,在末了一天出现了,这真是天不负我!老赵说他下地该回来了。在路基上照相的工夫,见不远处地里走来一个清瘦的老人,老赵说就是他,说曹操曹操到。等他上了路基,近前相见,他略显衰老一些,但仍能看出当年的样子容貌,当年很忸怩老诚的一个墟落青年,看样子现在还是这样的天分。我们年龄相仿,有人说,要想知道本身的脸老到什么样子,看看同龄人的脸就知道,此言八九不离十。我们都老了。房东也姓赵,叫赵常男,和老赵是亲戚相干。

他也很雀跃,酬酢事后马上带我们去他的老房子。他一经盖了新房。我们跟着他七拐八拐,离开一个院子前。仔细一看,前一天我们竟拍到过这个院子。我记得向来的院门是在房子背面,要走过道绕过房子才力到前院。房东说,自后院门改到了后面,把后墙堵了。前院又加盖了一间西厢房,院子里又种了菜地,所以我没认进去。房子还是老样子。进屋一看,堂屋和东屋打通了,成了一间房,更宽敞了。前两次来时,看到不少老房子都这样改了,过去三间屋凿凿太小。房东母子两人那时住东屋,我们住西屋。中央是过堂,墙上有他们全家的照片。东墙上挂有一幅毛主席像,两边是贴有囍字的镜子,可能是当年孩子结婚时的配置。西屋根基还是原样,只是修了个灶台,感受屋子很小。房东说那时你们住了五私人,这么小的屋子住五私人,现在真难以联想。老房子现在固然不住人了,但里里外外、炕上炕下收拾得齐整明净。

那时我们和房东相干很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我们的行为规则,担水、扫除院子,完全是老八路作风;房东也主动给我们烧热水,每每送一些吃的,房东寡母照望我们像对本身的孩子。你若不了解那时鱼水情的兵民相干,就很难联想一家人和五个大小伙子住在这么小的三间屋子里,相干能够这么亲睦。

看着老房子,心里很激动,我在西屋待了好一阵子,在炕上坐一会躺一会,回味着当年在这里的生活情况(那时我的日记中总把炕写成坑,还真非相声里的妄诞)。走出屋子,离开院子里。仔细打量,院子似乎也变得小了。我联想着当年我在月光下在这里记日记、写文章的情况。我的第一篇散文就是在这个院子写成的,那是一个墟落气味很浓又很浪漫的月夜,月亮高挂在夜空,大地一片雪白。阒寂无声,气氛清凉。在院子里,我以锅为卓腿,锅盖当桌面,以柳条帽为凳子,点着煤油灯,写我的那篇散文。这个场景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我们全班的一张合影,也是在这个院子里拍的。我一边与房东聊天,一边仔细拍照房子、门窗、院子,我要把它完备地存在在我的历史里。四十年后重返此屋此院,真是慨叹万千。

门楣上钉着一个牌子:“成立平和文明铁道走廊楷模户”,落款是山西铁路护路联防办公室。房东的这个荣誉使我感到欣喜。那时许多老乡没有见过火车,是我们构筑了铁路,使这里通了火车。房东,当地一个凡是的老乡,不但在那时领受了我们这些铁建兵士,而且在今后的冗长岁月里,默默地做着铁路的“守望者”。这真是绵长的缘分。四十年前,京原线把我们牵到了沿途,我们是筑路者,他是房东;四十年后,京原线又把我们牵到了沿途,我们是重返者,或说是回归者,而他是“守望者”。

离开老房子,又去看房东的新房。新房就在村南路口那几排新房的第一排。高墙大院里,一排七开间砖瓦房。房子高大宽敞,光线明亮。两儿子和一个姑娘都在外地打工和上学,又一代年老人起来了。我和房东互留了电话,我还准备再来一次,在老房子里住几天。回砂河的路上,我们在北河交会村北的山脚下略作停顿,因时间相干不能登山了,只能近距离观察山上的狼烟台,以了此心愿。

我们完结了这次的重返之行,下午三点五十二分坐火车前往太原。火车行驶在京原线上,两边的恒山山脉、五台山脉结伴相送,在隆隆的车轮声中,渐行渐远。一种不虚此行的知足感充盈在我的心中。

重返后的回想短短的几天里,我感遭到了京原线在当地人心中的重量,感遭到了他们对当年筑路者的情感。三次重返南河交会,每次遇到的老乡一听说我是当年的筑路者,都泄暴露亲切的表情,十分热情。这让我想起1970年12月14日,那一天我们全连撤离南河交会前往太原。为了不惊扰老乡,我们在破晓聚拢。不料在排队上车时,全村男女老少都来了,恋恋不舍地与我们话别,颜面很让人打动,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了老百姓欢迎八路军的颜面。

这次在砂河,我向开摩的的年老人了解情况,当他知道我是当年京原线的筑路者后,也泄暴露敬意,他说他听老一辈人说起过修京原线的事。他说你为这里做过功绩,要用车的话价钱好商量。前年我随四十七中同砚张农生回内蒙建立兵团故地,在公路上因超速被交警拦住罚款,他们一提是当年的兵团兵士回来拜候,交警也不好再说什么就放行了。那年我们去黑龙江黑河公差,在路边一个加油站加油,加油的年老小姑娘问我,你们是当年的知青吧?我说你何如知道,她说看年龄象,现在每每有回来看的,话语间也泄露着乡情般的亲切。她小大年龄何如知道这段历史,大致也是老一辈人的口传身受吧。五月与五连来的那一次,在大营公路上停车的工夫,与汽车维修店的补缀工聊天,他们都是当地人,听说我们是当年修京原线的,也很热情,还帮我联系了农用小三轮送我到南河交会。

那个年代的教育方针是学问分子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门路,在学问青年上山下乡的滚滚大潮中,我们的铁建也是其中的一朵浪花。在微风大浪中,我们都是冲浪儿!当年我们在这里付出了艰难劳动,对祖国的国防建立、对当地的经济进展作出了功绩,本身对这里出现了深厚感情,也收获了当地黎民的深厚感情。对那一段体验,不但学问青年本身长远难忘,就是当地黎民也长远不会忘却。我总在想,那一段体验可能出于主动,是一种无法,有的人看到了其中的许多“大”,把她当作一种磨砺,从而投入了本身全部的身心,就出现了难以割舍的感情;有的人只把它当作一种无法,只投入了身,心却游离其外,自然就不会出现感情。这就是历史的真实,这就是感情的感性。我属于前者。

在末了一天见到房东,我总感到这是冥冥中的天意。京原线在四十年前把我们牵到了沿途,四十年之后又把我们牵到了沿途,千里因缘一线牵。这里能否有厚重的内在呢?这里包含着的就是“火红的年代、伟大的全部、尊贵的心灵、前进的思想、繁重的劳动、艰难的生活、严酷的管理、纯粹的相干、朴素的感情、信誉的成绩……”试想,失?了那个年代的这些心灵与品格,这一条偏僻山区的铁路何以能把我们牵连四十年?它不过就是一条凡是的铁路而已,你所加入的不过就是一场繁重的膂力劳动而已。

四十年,是一私人的黄金时期,实在是一私人的平生。四十年过去,我们有了多么强盛的变化。我们走过了与过去迥然不同的旅程,思想又发生了多么强盛的变化啊!本身对四十年前的体验似乎都不能联想了,后代对我们的这段体验更不能联想。

岁月沧桑,世事更替。南河交会还在,老房子还在,当地人祖祖辈辈成立的幸运家园包含着丰厚的人道美。这里的山山水水呢,它们又有多大的变化?当火车进入滹沱河谷,我看到两边的恒山山脉和五台山脉,还是那么熟识熟练的身影;当我站在南河交会村北的坡地上,隔河相望,北河交会以及它身后的狼烟台,依然是那么熟识熟练的样子,真是“人生易老天难老”,我感遭到了强烈地颤动。它们静静地卧在那里,似乎带着浅笑,是那种会意的浅笑,语重心长的浅笑,我感遭到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和村庄沿途见证了当年的一切,存在了当年的一切,让我搜索到了当年的一切。

当年的一切固然已成为辽远的过去,已随韶光消逝和被历史尘埋,但京原线和那个年代的心灵与品格,以及我们这些当年筑路者的青春,已与千年前的满门忠烈杨家将、七十年前的平型关大捷沿途融入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成为了这里人文历史的重要组成局限,成为了中华民族杰出文明保守的重要组成局限。老子说:“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不老的是这些心灵与品格,与天地共存。作为当年这一切的参与者和创立者,我们尽到了我们的历史义务;当这一切与青山为友,流水知音,我们的心灵取得了最大的慰籍。“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主之无尽藏也。”我想,这山山水水中的无尽宝藏,当先人叩响其门时,会从中取得滋养,取得启迪,会变的越发聪颖。

中国散文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