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农民早日接入数字世界,陕西力争电信普遍服务破局

2016-09-12 来源:人民邮电报 阅读:

让农民早日接入数字世界,陕西力争电信普遍服务破局
2016年8月12日,陕西省首批电信普遍服务试点项目签约。

让农民早日接入数字世界,陕西力争电信普遍服务破局
陕西省通信管理局局长高彩玲在签约仪式上讲话。

让农民早日接入数字世界,陕西力争电信普遍服务破局
陕西省通信管理局信息通信发展处处长史军怀(中)深入村庄对基站覆盖情况进行调研。

让农民早日接入数字世界,陕西力争电信普遍服务破局
农村网络建设条件十分艰苦。

“一个在那山上呦一个在那沟,咱们拉不上那话哎呀招一招手。”这是陕北民歌《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里的歌词,歌词从侧面体现了山区居民在没有网络条件下通信的困难,也真实反映了我国陕西偏远地区村与村之间、沟与沟之间距离的遥远。可以说,陕西是急需得到电信普遍服务补偿的省份之一。从目前工信部、财政部开展的两批电信普遍服务试点来看,陕西省共获得中央财政补贴资金11亿多元,数额位列全国第二。然而,陕西第一批试点工作进展却并不顺利,四个试点地市中有两个地市招标失败(俗称“流标”或“废标”)。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问题的关键在哪里?陕西是如何排除困难往前推进的?日前,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走访了陕西。

“硬骨头”难啃

陕西省第一批电信普遍服务试点地市有四个,分别是宝鸡、渭南、延安与商洛。延安与商洛的试点项目已于今年812日成功签约,目前处于实质性建设阶段。可是,宝鸡和渭南两市的项目招标过程中,由于陕西联通公司迟到未参与投标,参与投标的陕西电信公司的投标价高于中央补贴资金,违反《政府采购法》相关规定,导致实际符合条件的投标人仅有两家公司,不足《政府采购法》要求的三家,以致项目废标。

迟到未参与投标,可认为是积极性不够高;投标价高于补贴资金,可说明企业对中央补贴资金的预期大于现实。这都很直接地说明了陕西电信普遍服务的“硬骨头”十分难啃。因为此次电信普遍服务试点是按照中央补贴30%、企业自筹剩余资金配比进行的。对经营状况欠佳、投资压力较大的陕西电信运营企业来说,即便是中央财政拿出高达数亿元的资金补贴,仍然不够有吸引力,因为在陕西许多农村地区,一条沟就长达510公里,且人口稀少,电信普遍服务的建设维护成本高,投资效益非常低。在陕西,电信企业承受自身经营状况的压力与担负央企社会责任之间的矛盾尤为突出。据记者了解,不久前,宝鸡和渭南两市再次举行了项目招标,不幸的是招标再次失败。

去年第三季度,宽带发展联盟发布的全国网速数据报告显示,陕西省平均宽带下载速率全国排名倒数第二。“这不是陕西应有的水平和位置。”陕西省通信管理局局长高彩玲对记者说,省委省政府对此十分重视,相关领导多次批示要求采取多种刚性措施解决宽带网速问题,特别提到积极争取国家电信普遍服务基金,努力缩小城乡数字鸿沟。随后,省政府陆续出台了多项支持推动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的文件和政策。在全省通信行业的共同努力下,截至今年第二季度,陕西省平均宽带下载速率上升至全国第22位,固定宽带家庭普及率也由三年前的30%上升至目前的55.8%,接近全国平均水平。相关工作获得陕西省政府领导的高度肯定。

但是,与东部发达地区相比,陕西的信息通信基础设施水平还是相对落后,省内的城乡数字鸿沟呈扩大趋势。目前,全省仍有六千多个行政村未通宽带,约1万个行政村宽带速率不足12Mbps。剩下的恰恰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困难再大,也要把事办好”

“困难再大,也要把事办好。”高彩玲对记者说,这是呼吁了十多年才落地的一项重大政策,来之不易,不管怎样都要把这些硬骨头啃下来,让陕西农民早日进入数字世界,从而通过信息化脱贫致富。

可以说,陕西是最先开始着手准备电信普遍服务试点的省份。早在去年3月,在刚刚得知工信部、财政部要启动试点的消息时,陕西省通信管理局就行动了起来,组织相关人员对全省农村宽带覆盖情况与建设规划进行了详细的摸底排查。在安康、渭南、延安的一些重点贫困县,高彩玲亲自带队走入农户家里,仔细查看网络覆盖情况,并了解农户需求,把实际情况一点一滴地记录下来。到今年1月,全省农村宽带发展情况全部整理在案,需要新建或升级宽带网络的村一目了然。

与此同时,陕西省通管局积极协调省财政厅、工信厅成立工作机构,动员各地市政府对电信普遍服务试点进行申报。他们一边向各地方政府宣讲国家政策,强调提升农村宽带发展水平的必要性,争取地方的支持;一边指导他们编写申报方案,组织三家基础电信运营企业配合地市政府做好申报工作。

一位电信普遍服务试点地市申报评审专家告诉记者,陕西省的工作是做得最细的,申报方案清晰翔实,且条理清楚,地方政府的支持政策也很实。所以,陕西省首批四个试点地市很快获批了,这与陕西管局扎实的准备工作密不可分。

申报工作完成后,陕西省通管局迅速联合省财政厅、工信厅和各试点地市政府共同成立省电信普遍服务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并下设办公室,办公室设在省通管局。工作机制建立后,各单位的责任分工得以明确与细化。

“最大限度地调动各方积极性”

地市无派出机构是通信监管多年来存在的先天不足,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电信普遍服务政策在基层的有效落实。因为不少地市政府在试点申报的时候对农村宽带建设的支持政策承诺得很好,但实际操作中由于通管局在基层缺乏有效抓手,许多地市政府承诺的优惠政策往往得不到较好的落实,中标企业在施工过程当中要花很大力气协调解决相关事宜。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陕西省通管局充分调动发挥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把相关的权利与责任分解给地方政府。不同于其他省份,陕西电信普遍服务试点项目合同签订中多了试点地市政府这一角色,也就是省通管局、省财政厅、地市政府与中标企业签订政府采购四方合同,同时地市政府与中标企业签订政策支持协议。省财政厅根据省通管局的资金分配计划,将普遍服务中央补助资金全部下发至试点地市政府,试点地市政府根据试点项目实施进展,在中标合同签订及工程验收合格等时间节点,分批及时将补助资金和未来六年运行维护补助资金拨付给中标企业。

这样的做法有三大好处:一是农村宽带建设施工将会一路畅通无阻。将责权分解给地市政府后,中标企业在用地、用电、通行、选址、保护、赔补等方面均能得到应有的保障和优惠条件。二是保证中央补贴资金的使用安全,专款专用。按照要求,资金使用前,地市政府须制定资金使用方案并经省通管局、省财政厅批复后执行。三是保障试点项目实施进度和运维质量。地市政府实时掌握项目建设情况和资金拨付,能够有效督促中标企业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充分发挥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效益。

高彩玲对记者说:“在困难较大的情况下,我们要最大限度地调动各方积极性,让大家都积极参与进来。”值得强调的是,陕西首批电信普遍服务试点中标企业除了陕西电信、陕西移动这两家传统基础电信运营企业之外,中国有线电视网络有限公司(简称“中国有线”)也成功中标。具有广电身份的中国有线是今年5月刚刚获得基础电信企业经营牌照的企业,对宽带市场已有基础条件和运营需求。据记者了解,陕西是首个让广电企业中标电信普遍服务试点项目的省份。这也充分体现陕西省积极响应国家鼓励民间资本及广电企业公平参与竞争的号召,同时把三网融合向纵深推进。

既然是试点,就应该允许和鼓励工作方法的创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各地的做法都不尽相同,但目标却都是一个:即积极推进电信普遍服务政策落地,让农民早日进入数字世界。我们相信,只要坚定信心、不懈努力,一切困难都会解决。 

让农民早日接入数字世界,陕西力争电信普遍服务破局



标签: 电信   试点   陕西   服务  

订阅热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