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看好的城市:南昌,你为什么不反省?

2016-10-25 来源:清风书阁 阅读:

不被看好的城市:南昌,你为什么不反省

 

文/程志

不被看好的城市:南昌,你为什么不反省?
1.
在写任何关于这座城市的文字之前,我都会以审慎的态度看待自己所写就的每一个字。非常简单,作为一个南昌土著,我始终有这样的矛盾:爱并恨着。毫无疑问,我热爱这座城市,因为这片土地养育了我,同样我也深刻的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市侩和狡黠,因为这里的人们没有给予我任何的人文关怀和感到一丝一毫的重教传统。

近日因南昌大学教职工宿舍《赣鄱兰亭》项目被湾里区政府单方面毁约而被媒体关注的南昌似又要遭遇一场媒体和文化人的口诛笔伐。言论的矛头虽然直指湾里区政府,但是南昌这座中部省会城市又再一次因“上级政府不作为”而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中心。


事件的由来应该从南昌大学教职工宿舍“赣鄱兰亭”项目被上市房企恒大地产以成交单价603万元/亩的价格给拍去,然而,事件并没有那么简单。该项目地块湾里区招贤镇天宁路北侧地段488亩,属南昌大学职工房用地,且南昌大学与湾里区政府早在去年10月10日就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并行成政府决议。然而,直到今年10月21日,湾里区政府借南昌楼市调控新政出台之际,突然变卦,将此地块重新拿出流拍,最终被恒大地产以24.19亿的成交总价拍走。

 

此一消息一出,相信已经有五千教职工认筹此项目的南昌大学接受不了,更有“吃瓜群众”加以分析,双方公家单位撕逼,一则暴露出南昌大学拿地项目组的无能,大学的弱势,所以不仅拿出了当初各种签订合同时的资料,包括双方签署的合约复印本,南昌大学党校长周创兵向江西省政府提出就南大商住楼与湾里区政府协调的请示文等等。

 

另一方湾里区政府为拿到高额购地款以缓解政府财政赤字而拿出商住用地重新流拍,且湾里区经过人事变更,该项目是上任湾里区区委书记王建平引进,所以这一任区委书记为避免不必要的经济纠纷所以才出此政策,并拿出湾里区人民政府的正式批复意见。

 

总之,南昌大学感觉到“奇耻大辱”,而湾里区政府“合法依规”并未出现任何“违规操作”的不当之举。两厢互撕,看爽了一众“无恶意的闲人”。

 

更有南昌大学前党委书记郑克强微博大号爆料此事件,通过《有人不看好南昌是有道理》的文章成功引起了媒体关注,在省城南昌瞬间炸开了锅,笔者的朋友圈从10月21日至今仍然有众多关于此事件的【独家爆料】和【深度分析】,感觉舆论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不被看好的城市:南昌,你为什么不反省?

2.

南昌成功的上了“头条”,无论是在此前著名财经作家叶檀所写的《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个中国城市》中南昌赫然显立,还是现在因“赣鄱兰亭”而持续发酵的媒体事件,毫无疑问,南昌现在除了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染上地方疾病的落后小农城市之外,还打上了一个“不尊师重教、ZF毫无信用”的标签。

 

此次事件当中,作为当事双方肯定各执一词。而作为江西省内唯一“211”高校南昌大学更是深感“尊师重教”传统早已被强大资本碾压的残渣不剩,除此外更有被政府戏耍之感,湾里区政府先是对外声称强势中小学教育的入驻,拔尖的医疗科研单位的入驻,把地皮炒热,然后再以“揽山入城规划”让土地市场看好湾里等“冠冕堂皇”的理由将原本定好的“商住用地”进行重新流拍,最终以高出原定议价来增加政府财政收入,尤其使得高校知识分子大有被愚弄的“愤懑”。

 

众多教职工表示社会如此不讲求“尊师重道”,不保障高校教师的权益,且政府也成为愚弄的帮凶,毫无信用可言,是让此次事件难以平息的根本所在。

 

此次事件不仅暴露出中部落后城市对于资本的饥渴,同时也预示着强大资本对于人文、道德、教育、经济的强势侵袭,包括政府在内,作为资本共谋的帮凶,俨然不顾作为社会建设的基础管道——教育——的重视,而是在与官僚体系的博弈中,在与市场逐利的价值里,走向了一个向资本妥协、丢盔弃甲、底线败退的失信境地。

 

作为一个在地文化的观察者,我曾经在文章《另一种发刊词:我代表自己生活》中这样写道:

 

“我生活在一个逼仄的中部城市,尽管这里的城市宣传片将这座城市描绘的灿烂辉煌,尽管在所有眼花缭乱的数据中,她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落后,尽管从我出生开始,这里就注定有着很多小市民的狡黠,但是这座城市仍然在用无言的沉默抵抗着所有的挣扎。”

 

的确,我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转型巨变而又纷乱杂芜的时代里的慌乱青年。我熟悉这片土地,熟悉街道上的嘈杂和谩骂,熟悉高楼里每一个丑陋的决策,熟悉江畔每一声夜晚的幽咽,熟悉每一个从这片土地出走的青年,他们内心的远方。

 

也许,你会问我,你对这片土地上所有诞生的故事感到骄傲吗?我会回答,我并不是那么骄傲,也许,我会告诉你,我的内心是有多么的想要逃离。因为,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一种文化人值得骄傲的艺术,没有一处文化人得以安宁的居所。

 

城市的车水马龙中间杂着无数泼辣、刁钻而又工于心计的中产阶级,他们的眼神斜睨着那些路边衣着褴褛的城市无产者们,他们又同时谄媚着单位的领导,无耻而又奸佞的做着麻木、冷漠的城市看客。

不被看好的城市:南昌,你为什么不反省?
 

3.

其实,早前在叶檀的文章中早已分析过南昌的城市发展现状:如果说东北某些城市暂时无可救药,那么南昌就是一个染上了小病而整个经济体里面免疫力较强的城市,但南昌在整个长江中下游的省会地区中仍然基础不强、未来发展模式发现不清楚。

同时还描绘到南昌作为一个内陆二线乃至三线城市,是一个典型的地方小城,它的身上具备了所有内陆省会城市的特点:在省内基本没有与之竞争的大城市,但即便是所谓的省会城市,也仍旧是小农经济和思想较重,官场生态和民间信用生态较差的集中地带。

 

此语高度概括出了南昌作为华东城市圈和华南城市圈中间地带的尴尬处境,南昌既没有进入到从南京到厦门为代表的东南沿海经济走廊的范畴,也没有受到以广州、深圳为代表的华南城市群的经济辐射,即便略有辐射,也影响甚小。这就使得江西这个传统的农业省份,因距离海洋较远而备受发展后劲不足的煎熬。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城市发展格局和地缘格局,决定了在一个相对封闭而开放不足的社会里,优势资源必然掌握在少数人手里,集中反应在政府思维的落后和当地居民“自我中心”的膨胀。因此,在市场力量不够强大的地域,必然表现出强势资源的稀缺性和强势政府的“不可一世”,也必然导致政府公职人员养成一贯“傲慢与偏见”的陋习。

南昌社会所展现出的社会板结现象,对政府公职人员的一贯崇拜,官员思维的“膨胀感”和“地方保护主义”就显得比那些靠近海洋,而市场经济更加活跃的城市更为浓重,因为他们固有的认为“县官不如现管”,因此腐败滋生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权力寻租更是习以为常的。

这样不良的经济生态和市场氛围,直接反应在社会各阶层的“市民文化”,不管是社会底层的“无产者”争相通过各种手段攫取有利资源成为中产阶级,以此而摆脱生存的压力,现在这种阶层的流动,容我客观估量还是可以通过教育实现的,然而由中产进阶到“高层”几乎是固化无疑的事情,教育是无力的,而权力是可以操控的。

曾经我有一个同学,他的父母是监狱系统的,他就亲口说过他们监狱系统的对自己系统内部的子女是有特殊照顾的,只要读相关专业就可以有“绿色通道”,毕业后可以不用通过社会招聘直接定编定岗。

 

还有一个朋友,他父母是国家电网的,电力系统同样如此,他是大专毕业生,读书期间用他的话说“没少泡妞,没少泡吧,很少上课,很少考试”,即便如此,毕业后也如愿进入了电力系统,现在工作四年,还混了个职务,已经年薪小二十万左右了。据他说,这还算可怜的,有的比他更快,工作三年就年薪三十万,且混至中层,其父母都是电力系统高层。

 

我以前在外国语学校工作,一个家长是银行系统的,据说全家都是银行系统的,一次给她打电话说小孩已经很多次没有完成作业了,上课态度也不好等相关情况,她对此不仅不以为然,反回头还让老师不要管那么紧,布置那么多作业,说我小孩哪怕考个专科读个会计或经济类专业,以后也能进银行,说不定也能混个行长当当。

 

这样的事例我举不胜举……

这就是一个中部内陆城市的现实生态,也是一幅早已没有任何活力的社会文化图景。在时代的焦虑中,我时常怀疑,在这样的城市生活,焦虑是缺席的。然而,它所代表的“文化沉沦”和“经济塌方”又难以让我们视而不见,它不能激起我们对于未来和生命的美好想象,徒留给社会的只有“认命”和“麻木”,所有人在自己“安全的阶层”蜗居着,缓慢的等待生命的行进,直至死亡的到来。

在这样的城市里,居住的都是那些“20岁已死,80岁才埋”的人。他们没有勇气脱离原有的“朋友圈”,让自己重新进入到另一个全新的“陌生环境或领域”,去参与生命的激越、澎湃和可能,去见证人生无限风采的原野,去穿越每一座山峦,去涉足每一片水域……南昌曾被评为“十大动感城市”,试问这“动感”在何处?这“活力”又从何来?

满眼所见,便是这个城市的社会结构里所展现出的“崭新的死寂”和“无聊的空虚”。

 

—清风书阁—

不被看好的城市:南昌,你为什么不反省?
(提供个人经验和私人观察)


标签: 城市   南昌   政府   湾里区  

订阅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