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林冲的面具,你是否看到体制内的狰狞?

2016-10-21 来源:水浒解毒 阅读:

撕开林冲的面具,你是否看到体制内的狰狞? 提示点击上方"水浒解毒"免费订阅本刊


文/月月鸟   (第三期)


读水浒,很多人认为林冲好好好可怜:

老婆被人调戏。

自己——

被兄弟出卖。

被领导陷害。

被协警迫害。

……

他的人生,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杯具。

 

遥想当年,林冲的日子多么“小确幸”啊。


撕开林冲的面具,你是否看到体制内的狰狞?


事业上:当着80万禁军教头的差,吃着不低的饷,领导也还算器重,年头熬到,晋升一职。机遇来时当个将军,机遇没时也能混到退休,一生虽不能大富大贵,但至少不怕当下岗军人、也不愁吃喝拉撒。

 

家庭上:媳妇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带得出去、带得回来。唯一的小遗憾是婚后三年了,还没能生个漂亮的胖娃娃。

 

如果,如果,如果。

没有那次岳庙烧香的话,一切都将如从前一样稳定。

 

或许,林冲也曾后悔:要是没带老婆去庙里烧香,就不会碰到领导的干儿子;要是自己不与鲁智深喝酒耍棒,亲自陪着老婆去烧香,或许撞上高衙内也无妨。

只可惜,一念之差,幸福的小船说翻就翻。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欺压与迫害——误入白虎堂、刺配沧州道、险陷野猪林、火烧草料场……

 


善良的看官总是同情弱势一方,一看林冲受迫害,心里就腾起无名火,甚至比当事人还要仇官仇富。

可大家忘了一句老话——可怜的人必有可恨之处。

林冲有多么可怜,就有多么可恨。


撕开林冲的面具,你是否看到体制内的狰狞?
 

先看他如何对待老婆。

林冲刺配沧州前,他对老丈人说了一翻耐人寻味的话:“泰山在上,年灾月厄,撞了高衙内,吃了一场屈官司。”

 

谁撞了高衙内?他老婆。

谁吃了屈官司?他林冲。

从这话中不难听出林冲对老婆的埋怨吧?

 

“自蒙泰山错爱,将令爱嫁事小人,已经三载,不曾有半些儿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未曾面红面赤,半点相争。”

 

这句挑明了林冲心中由来已久的怨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结婚三年了,老婆还没生下半个儿女。明里没有半点相争,暗里早就火冒三丈。

 

“今小人遭这场横事,配去沧州,生死存亡不保。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

 

我林冲这一走,心里不踏实啊,高衙内肯定要来逼婚。娘子还年轻,不要为了林冲误了前程。

怕别人逼婚先自己离婚?这个逻辑思维也是让人醉了。又或许正是把老婆拱手让人的一套说词?

 

接下这句给出了答案:

“却是林冲自行主张,非他人逼迫,小人今日就高邻在此,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

 

为什么强调“却是林冲自行主张,非他人逼迫”?是另有隐情不打自招,还是本来受到逼迫,却为逼迫他的人开脱?

“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言外之意是,我林冲先把你休了,你改嫁谁,我管不着,哪怕改嫁高衙内,也与我林冲无关?

 

最后一句道破心机:

“如此,林冲去的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

如果我们仍保持婚姻关系,高衙内必来陷害我,如果离婚了,高衙内就不会陷害我了,我才走得踏实。

 

瞅见没?林冲多么自私?

尽管老丈人不同意,尽管林娘子哭得死去活来当场不省人事,林冲还是心如钢铁般写下了休书,告诉老婆,离婚吧,免得你耽误我的前程,我耽误你的青春。

 

此时应该响起一首歌——无情的雨无情的你……

 

 

再看他如何对待兄弟。

与鲁智深结拜为兄弟后,智深有情有义,而林冲根本没当回事。

结义当日,鲁智深得知林冲老婆被人调戏,尽管已喝得大醉,仍提着铁禅杖来帮他打架。当时,林冲反劝鲁智深说:原来是本官高太尉的衙内,因认不得我老婆,所以才无礼。如果换了其他人,我林冲绝对要痛打他一顿的,碍于高太尉的面子,就让他一次。

为毛是“让”不是“饶”?因为调戏老婆的是领导的娃,林冲“不怕官,就怕管”,这次,忍了。

 

耿直的鲁智深说,你怕他,俺不怕。让俺撞见那撮鸟时,教他吃我三百禅杖。临别时仍强调说,但有事时,就来叫我。

 

没想到两三天后,高衙内第二次用计,差点就把林娘子强暴了。可后来,林冲与鲁智深见面喝酒时只字未提。

为什么?

因为他压根儿觉得鲁智深就是一个莽和尚,酒肉朋友而已,根本不愿把心里的话讲给鲁智深听。

 

林冲发配沧州时,鲁智深听说两个协警收了贿赂要在半道害林冲的性命。智深提着禅杖一路护送几千里。在野猪林时,还救下了林冲的命。


撕开林冲的面具,你是否看到体制内的狰狞?
 

当时,协警董超、薛霸,把双脚烫得全是潦浆泡的林冲赶到野猪林。二人要在那儿结果他的性命,又怕打不过林冲,于是用计把他绑在了树上。

绑好后,二人说明就里。林冲一听,立即哭得稀里哗啦,一个劲儿地求饶:“上下!我与你二位,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二位如何救得小人,生死不忘。”

按说,在这生死关头,谁救了他,他都会生死不忘。但林冲不是这样的人。

 

被鲁智深救下后,两个协警一路上打探智深底细:“不敢拜问师父,在那个寺里住持?”

智深笑道:“你两个撮鸟,问俺住处做甚么?莫不去教高俅做甚么奈何酒家?别人怕他,俺不怕他。”

没想到,鲁智深刚离开,林冲就向出卖了他。

 

那时,鲁智深见已到了安全地界,又怕两个协警再生歹心,一禅杖戳断老大一棵松树以作警示。二人当场吓尿,智深走后才发出感叹:“好一个莽和尚!”

就在这时,林冲看似无心却有意地说:这算啥,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起来。

两个协警一听,终于证实了莽和尚的底细。后来,二人一回东京就向高太尉告状,逼得鲁智深落草为寇。

 

可叹:鲁智深义气为重,林冲却把结义当作一次逢场作戏。

 


三看他如何对待仇人。

“冤有头债有主”妇孺皆知,偏偏80万禁军教头林冲不知。

高衙内第一次当众调戏林娘子,林冲见是高衙内,举起拳头,又先自手软了,后说,“权且让这一次。”

可没过两天,第二次就来了。陆谦用计,高衙内再次对林冲老婆下手。

第二次了!还能“让”吗?林冲该动手啦!

 

撕开林冲的面具,你是否看到体制内的狰狞?


的确,林冲动手了。

我们看到,林冲火急火燎赶到陆谦家,大喊一声:“大嫂(老婆),开门!”

 

注意:为毛不一脚将门踢开,而要大喊一声让林娘子开门呢?这无疑是在为高衙内报信:快跑!林冲来了。

 

进屋后,如林冲所愿,高衙内跳窗跑了。随即,他表现得火冒三丈,把陆谦家砸得粉碎。后提把刀在陆谦家门口一连等了几天,没能撞见。

明眼人都知道,陆谦该杀,但他不是主犯。对你老婆下手的是高衙内,你咋不去杀他呢?

 

更奇怪的是,事发第4天,鲁智深找他喝酒,他没向这位结义哥哥吐半个字。接连几天,二人每天一起喝酒,林冲竟“把这件事都放慢了”。

士可杀不可辱的仇恨,仅仅过了几天,林冲就放慢了。

不得不说,林冲,你不做宰相,真亏了你强大的内心!

 

就在林冲心慢时,高衙内和他身边那群小人可没闲着。

很快,陆谦再献一计,利用林冲爱贪便宜的性格缺陷,卖了一把宝刀给他,随后就将他骗入了白虎堂。

紧接着,刺配沧州道、险陷野猪林、火烧草料场,一计连一计,都是要把林冲弄死的节奏。

 

可林冲呢?

一路迫害,一路忍耐。直到火烧草料场,他听说这是死罪,才性起杀了高衙内身边两个小人物富安、陆谦并当地一名小狱警。

 

再后来,林冲得到证实:老婆、老丈人都被高俅父子害死了。这是多大的仇恨啊!

可林冲没有说一句报仇的狠话,也没有策划一次报仇行动,甚至连报仇的冲动都没有。

 

高俅被捉上梁山,时间长达4天(96个小时5760分钟345600秒)。以林冲功夫完全可以秒杀仇人。但他没有,主动放弃了这30多万次机会。

电视剧改编了原著,说高俅被捉上山时,宋江不让林冲与高俅碰面。最后放走高俅时,气得林冲吐血,气得鲁智深一拳打翻一匹马。

实际上是,林冲和众头领一道与高俅每天把酒言欢,还一同送高俅下山。

 

看到这里,有多少看官要隔空喊话:林冲,你下体长的啥?

 

 

其实,林冲也曾是浓眉大眼的好青年。

从小就是武功学霸,又貌似小张飞,是什么改变了他?

社会环境?

还是官场?

 

聪明的看官只要略加留意,就会发现答案:无情、无义、无底线并不是林冲的个人特征,而是混迹那体制内的集体画像。

 

撕开林冲的面具,你是否看到体制内的狰狞?

比无情,林冲比不过自己的领导。他在高俅身边鞍前马后那么多年,高俅也知道林冲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然而,当工作关系与亲情关系发生矛盾时,高俅的天平毫不犹豫倒向了亲情。不管亲情多么伤天害理,高俅都会一致对外,谁TM跟你讲昔日情怀?

 

比无义,林冲与陆谦不分伯仲。林冲能出卖鲁智深,陆谦就能出卖林冲。陆谦与林冲从穿开档裤一起长大。两人的感情应是没有血缘的兄弟。

然而,当领导的娃儿要利用他们这份兄弟情义骗林冲害林娘子时,陆谦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应了。而且充分利用林冲人性的弱点,第一次骗去喝酒,第二次骗他买刀,一次次把林冲推向死亡的边缘,生动演绎了“为了利字,插兄弟两刀”的名言警句。

 

比无底线,林冲与“有奶便是娘”的协警、“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狱警又不相上下,都是为了谋求个人利益,而不择手段。林冲不至一次感概“钱能通神”,也不至一次为了钱可以杀神。为了上梁山入伙,甚至不惜杀个毫不相干的人作为投名状。

 

其实,像林冲一样驯服于体制内的人,大多得有一种“软骨病”。得病的人,领导把他卖了,他帮着数钱;领导要杀他了,他主动把头伸过去。外人看来他们有病。他们自己却认为这叫忠,实际上呢?叫奴。

 

体制内的人官瘾大。林冲写个休书,提笔就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他似乎忘了自己是刚刚被判无期的街下囚,写个离婚协议都把官名先抬出来。

为什么?

因为他没有放弃“吃皇粮”的梦想。所以,一路迫害一路忍耐。即使仇人来到眼前,也视而不见。因为仇人也是决定他官运的人。

 

强权面前,接受侮辱、习惯侮辱、自取其辱,早已成为体制内的一种生存法则。

说不定,当初林冲就曾龌龊地想过一顶绿帽换一顶官帽,算不算等价交换呢!



撕开林冲的面具,你是否看到体制内的狰狞?
声明: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标签: 林冲   高衙内   鲁智深   老婆  

订阅热词